上官仪
上官仪(608年-665年),字游韶,陕州陕县(今河南陕县)人,唐朝宰相、诗人。上官仪早年曾出家为僧,后以进士及第,历任弘文馆直学士、秘书郎、起居郎、秘书少监、太子中舍人。他是初唐著名御用文人,常为皇帝起草诏书,并开创“绮错婉媚”的上官体诗风。   龙朔二年(662年),上官仪拜相,授为西台侍郎、同东西台三品。麟德元年十二月(665年1月),因为唐高宗起草废后诏书,得罪了武则天,被诬陷谋反,下狱处死。中宗年间,追赠楚国公。   上官仪遇害时,孙女上官婉儿尚在襁褓,与母亲郑氏一同被没入掖庭,充为官婢。她生性聪颖,逐渐得到武则天的重用,被引为亲信女官,掌管宫中制诰。神龙元年(705年),唐中宗继位,上官婉儿被册为昭容。上官仪得以平反,追赠中书令、秦州都督、楚国公,并被以礼改葬。   上官仪是初唐著名诗人,他的诗“绮错婉媚”,具有重视诗的形式技巧、追求诗的声辞之美的倾向,形成当时争相模仿的新诗体——上官体。在唐诗发展史上,上承杨师道、李百药和虞世南,又下开“文章四友” 和沈佺期、宋之问。上官仪对诗歌体制的创新,主要在体物图貌的细腻、精巧方面,以高度纯熟的技巧,冲淡了齐梁诗风的浮艳雕琢;但诗的题材内容还局限于宫廷文学应制咏物的范围之内,缺乏慷慨激情和雄杰之气。他还归纳六朝以来诗歌中对仗方法,有“六对”、“八对”之说,对后世律诗的形成有很大影响。

人物简介

上官仪常参加宫中宴会,又曾参预《晋书》的编撰工作。唐太宗每属文,遣仪视稿,私宴未尝不预。唐高宗即位,上官仪为秘书少监,进中书侍郎、同中书门下三品。上官仪刚直肯谏,因建议高宗废武则天,遭武氏嫉恨。麟德元年(664年)十二月丙戌(十三)日(665年1月4日),被告与废太子梁王李忠通谋,上官仪及其子上官庭芝同时被处死,籍没其家,其孙女上官婉儿后为唐中宗李显妃嫔。唐中宗李显即位时,才得平冤,被追赠为中书令、秦州都督、楚国公、以国礼改葬。肖像列入凌烟阁,牌号是西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兼弘文馆学士、楚国公。

上官仪长于南方寺院中,受南朝文化的熏陶和宫体诗影响,“文并绮艳“。仪擅五言,格律工整,内容多为应制奉命之作,歌功颂德,粉饰太平,形式上追求程式化。词藻华丽,绮错婉媚。因其位显,时人多仿效,世称上官体。他又归纳六朝以后诗歌的对偶方法,提出六对、八对之说,代表了当时宫廷诗人的形式主义倾向,但对律诗的定型有促进作用。《入朝洛堤步月》是上官体较好的代表作。而《八咏应制》则是典型的宫体诗。《全唐诗》录其诗1卷。 是初唐宫廷作家,齐梁余风的代表诗人。

人物生平

隋大业十四年(618年),隋朝左翊卫大将军宇文化及在扬州发动叛乱,弑杀隋炀帝,上官仪父亲江都宫副监上官弘被宇文化及党羽陈稜所杀。上官仪年幼,藏匿幸免。

上官仪游情释典,尤精《三论》,兼涉猎经史,善属文。唐太宗贞观元年(公元627),上官仪被时任扬州大都督府长史的杨仁恭看重,举荐赴京师长安参加科考。上官仪以对求贤策对用刑宽猛策二策中进士,诏授弘文馆直学士,累迁秘书郎。贞观二十年(646年),玄奘法师向太宗进新译《经论》、新撰《大唐西域记》十二卷,并请求皇帝给《经论》撰序言,唐太宗自制《大唐三藏圣教序》成,在庆福殿召集群僚,赐玄奘法师座,命上官仪宣读《《大唐三藏圣教序》。

唐高宗即位后,上官仪于显庆元年(公元656)被任命为太子中舍人,显庆四年(公元660)被任命为都讲令侍讲,龙朔元年(公元661年)被任命为中书侍郎,龙朔二年(公元662)被任命为中书侍郎、同中书门下三品(宰相)。

上官仪刚直肯谏,主张废皇后武则天。武则天专权后,其宠臣许敬宗秉其意,本奏上官仪与已废太子李忠谋反,武则天以此为由,把上官仪及其子上官庭芝同时处死,中宗李显即位时,才得平冤,以国礼改葬。上官仪的诗作很多,其词绮丽婉媚,适合宫廷需要,士大夫纷纷仿效,时称上官体。他归纳六朝以来诗歌中的对仗方法,提出六对八对之说,对后世格律诗、联句的形成,很有影响。

隋炀帝大业四年(公元608年),上官仪在江都(今属扬州)出生。

隋炀帝大业十三年(公元617),上官仪九岁在扬州。江都宫副监上官弘被隋将陈棱所杀。上官仪年幼,藏匿获免,私度为沙门,游情释典,尤精《三论》,兼涉猎经史,善属文。

唐太宗贞观元年(公元627年),上官仪十九岁在扬州。上官仪被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杨仁恭深礼待之,举荐他赴京师长安参加科考。上官仪以对求贤策对用刑宽猛策二策中进士。诏授为弘文馆学士,累迁秘书郎(从六品上)。

唐太宗贞观六年(公元632年),上官仪二十四岁在长安。九月,唐太宗巡行其出生地武功庆善宫,宴群臣与父老,赋诗《过故宅》两首,上官仪亦伴君巡行,作《奉和过旧宅应制》诗一首。

唐太宗贞观十四年(公元640),上官仪三十二岁在长安。十月甲戌(初十),上官仪为荆王李元景撰《劝封禅表》,请唐太宗李世民封禅,太宗不许。

唐太宗贞观十七年(公元643),上官仪三十五岁在长安。 十一月,凉州获瑞石,上官仪撰《为群臣贺凉州瑞石表》上太宗皇帝。

唐太宗贞观二十年(公元648),上官仪四十岁在长安。 七月,玄奘法师向太宗进新译《经论》、新撰《西域记》十二卷,并请求皇帝给《经论》撰序言。太宗自制《大唐三藏圣教序》成,在庆福殿召集群僚,赐法师座,命弘文馆学士上官仪宣读《《大唐三藏圣教序》。(见《全唐文》卷七百四十二,刘轲著《大唐三藏大遍觉法师塔铭并序》) 八月,甲子(初五),太宗长孙、皇太子李治长子燕王李忠被封为陈王,上官仪被任命为陈王谘议参军。?(王府谘议参军,正五品上,掌訏谟左右。)?太宗下诏,命房玄龄与中书侍郎褚遂良重撰《晋书》。房玄龄褚遂良奏取起居郎上官仪和太子左庶子许敬宗、中书舍人来济、著作郎陆元仕、刘子翼,前雍州剌史令狐德棻、太子舍人李义府薛元超等八人分工撰录。至二十年,书成,凡一百三十卷,诏藏于秘府,颁赐加级各有差。

唐太宗贞观二十三年(公元649),上官仪四十一岁在长安。五月已巳(二十六日),太宗李世民崩于含风殿。六月甲戌朔(初一),太子李治即皇帝位,是为高宗。任命上官仪为秘书少监(秘书省官员,从四品上)。

唐高宗永徽三年(公元652),上官仪四十四岁在长安。 七月丁巳(初二),立陈王李忠为皇太子。

唐高宗永徽四年(公元653),上官仪四十五岁在长安。九月,尚书左仆射、太子少傅、北平县公张行成卒,上官仪作《故北平公挽歌》。

唐高宗显庆元年(公元656年),上官仪四十八岁在长安。正月辛未(初六),废皇太子李忠为梁王,立代王李弘为皇太子。上官仪被任命为太子中舍人,(正五品下,职拟中书侍郎)。

唐高宗显庆二年(公元657),上官仪四十九岁在长安。春闰正月壬寅(十三日),皇帝李治巡察洛阳。二月辛酉(初三),高宗的车驾抵达洛阳宫。十二月丁卯(十三日),手诏改洛阳宫为东都。 十二月,太子中舍人、弘文馆学士上官仪为已故镇国大将军张士贵撰写《大唐故辅国大将军荆州都督虢国公张公墓志并序》。?

唐高宗显庆五年(公元660年),上官仪五十二岁在东都洛阳。六月,高宗李治御齐圣殿引弘文馆学士上官仪及吕才、直学士李玄植、道士张惠元、李荣、黄玄归及名僧等於御前讲论。命李玄植登讲坐发易题,吕才、李荣等以次问难,敷扬经义,移时乃罢。(见《册府元龟》卷五百五十八 宫部 学校部 侍讲、讲论),七月,上官仪为朝廷起草《黜梁王忠为庶人诏》。同年,上官仪又为朝廷起草《册纪王慎为荆州都督文》诏书。

唐高宗龙朔元年(公元661年),上官仪五十三岁在洛阳。三月一日,高宗皇帝欲伐辽,于屯营教舞,诏李勣李义府、任雅相、许圉师、张延师、苏定方阿史那忠、于阗王伏阇、上官仪等,赴洛城门观乐,乐名《一戎大定乐》。赐观者杂采有差。 (见《唐会要》卷三十三雅乐下)?十月十七日,上官仪为朝廷起草《册周王显为并州都督文》诏书。(见《全唐文 上官仪》)?唐高宗太子李弘,命中书令兼太子宾客许敬宗,侍中兼太子右庶子许圉师,中书侍郎上官仪,太子中舍人杨思俭等,於文思殿博采古今文集,摘其英词丽句,以类相从,名日:《瑶山玉彩》。

唐高宗龙朔二年(公元662年),上官仪五十四岁在洛阳。五月丙申(初八),上官仪为朝廷撰《册许圉师左相文》诏书。?(见全唐文 上官仪)?十月庚戌(二十四日),任西台侍郎(中书侍郎)上官仪为东西台三品(中书门下品,副宰相)。(见《资治通鉴》卷第七十一) 十二月六日,上官仪为朝廷起草《册殷王旭轮文》诏书。

唐高宗龙朔三年(公元663),上官仪五十五岁在京师长安。 二月,上官仪参与编写的《瑶山玉彩》成,凡五百卷。上报皇帝,上制赐物三万件并分别加级给参加编写的许敬宗、上官仪等人。九月,熊津都督刘仁愿回京师,高宗皇帝问他说:卿在海东,前后奏事,皆合机宜,复有文理,卿本武人,何能如此?仁愿曰:?此皆刘仁轨所为,非臣所及也。高宗非常高兴,加刘仁轨六阶,正除带方州刺史,为筑第长安,厚赐其妻子,遣使赍玺书劳勉之。上官仪说:仁轨遭黜削(白衣从军自效)而能尽忠,仁愿秉节制而能推贤,皆可谓君子矣)?

唐高宗麟德元年(公元664),上官仪五十六岁在长安。正月二十一日,上官仪为朝廷撰《册虢王风为青州刺史文》诏书。二十二日,上官仪为朝廷撰《册江王元祥为路州刺史文》诏书。二月九日,上官仪为朝廷撰《册殷王旭轮为单于大都督文》诏书。 八月十二日,上官仪为朝廷撰《册窦德玄司元太常伯文》诏书。(以上四条见《全唐文 上官仪》)?十月,武皇后得志,专作威扬,高宗欲有所为,动为武皇后所制。高宗不胜其忿。有道士郭行真,出入禁中,尝为厌胜之术,宦者王伏胜发之,高宗大怒,密召西台侍郎、东西台三品上官仪商议。上官仪于是言:皇后专权自恣,天下人都不说好话,请废黜她。高宗意亦以为然,即命上官仪起草诏书。皇帝左右有人奔告于武后,武后赶忙找高宗诉说。当时,诏草还在高宗处。高宗羞缩不忍,复待之如初。武后怒,高宗哄骗她说:我初无此心,皆上官仪教我。上官仪先为陈王李忠谘议参军,与宦官王伏胜俱服侍过被废黜的太子李忠。武后于是使许敬宗诬奏上官仪、王伏胜和李忠谋大逆。十二月,丙戌(十三日),上官仪下狱,与其子周王府属上官上官庭芝、宦官王伏胜皆死,籍没其家。上官庭芝妻郑氏及始出生的女儿上官婉儿被配入皇宫内廷。十五日,废太子李忠被赐死。


         相关史料

《新唐书·列传第三十·长孙褚韩来李上官》

上官仪,字游韶,陕州陕(今河南三门峡陕县)人。父弘,为隋江都宫副监,大业末,为陈棱所杀。时仪幼,左右匿免,冒为沙门服。浸工文词,涉贯坟典。贞观初,擢进士第,召授弘文馆直学士。迁秘书郎。太宗每属文,遣仪视藁,宴私未尝不预。转起居郎。高宗即位,为秘书少监,进西台同东西台三品,时以雍州司士参军韦绚为殿中侍御史,或疑非迁。仪曰:此野人语耳。御史供奉赤墀下,接武夔龙,簉羽鹓鹭,岂雍州判佐比乎?时以为清言。仪工诗,其词绮错婉媚。及贵显,人多效之,谓为上官体

麟德元年,坐梁王忠事下狱死,籍其家。初,武后得志,遂牵制帝,专威福,帝不能堪;又引道士行厌胜,中人王伏胜发之。帝因大怒,将废为庶人,召仪与议。仪曰:皇后专恣,海内失望,宜废之以顺人心。帝使草诏。左右奔告后,后自申诉,帝乃悔;又恐后怨恚,乃曰:上官仪教我。后由是深恶仪。始,忠为陈王时,仪为谘议,与王伏胜同府。至是,许敬宗构仪与忠谋大逆,后志也。自褚遂良等元老大臣相次屠履,公卿莫敢正议,独仪纳忠,祸又不旋踵,由是天下之政归于后,而帝拱手矣。

子庭芝,历周王府属,亦被杀。庭芝女,中宗时为昭容,追赠仪为中书令、秦州都督、楚国公;庭芝黄门侍郎、岐州刺史、天水郡公,以礼改葬。


        历史评价

上官仪,一个与洛阳有着不解之缘的人,一个久居洛阳死于洛阳的人。他的名字很特别。上官这个 复姓,好听,好记,高贵,神秘,许多武侠小说里的厉害角色,都姓上官。或许看到上官仪这个名字,不少人会联想到某个神秘帮派的最高首领,他面冷气傲,武功超群,只报名字,便吓得众人 胆战心惊。然而,真正的上官仪却不会武功,他最擅长的是写诗、写奏折, 舞文弄墨,精于案牍。

他写诗,没有李白的名气大,达不到妇孺皆知的程度;他从政,没有长孙无忌的威望高,最后还落了个身首异处。即便如此,他仍是一个真诚的诗人,一个被政治出卖的诗人。他创下的上官体,对推动唐诗走向成熟,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勋。他赤胆忠心辅佐唐太宗唐高宗,为救皇帝脱离困境,不惜押上性命!遗憾的是,他把宝押错了,把命搭上了。

历史没有刻意地去记忆上官仪的生日,却记住了他的死。古往今来,有的人死得很壮烈,有的人死得很古怪,上官仪就是一个死得很古怪的人。所以,他的卒年,历史记得很清楚,他的生年,历史记得很模糊。他生于公元608年左右,这正是隋炀帝杨广最丧心病狂的时候,在他的黑暗统治下,老百姓死的死,逃的逃,没有安生日子。上官仪的家乡在陕州,也就是河南陕县,离洛阳不远,直接受隋炀帝淫威的辐射。这样,上官仪的生存环境很糟糕。在他很小的时候,父亲就被人杀害了。好心人把上官仪藏到一座寺庙里,使他侥幸逃过了仇家的追杀。

后来,李渊父子率领农民起义军推翻了隋朝,建立了唐朝,解放了上官仪的家乡,上官仪这才结束了东躲西藏的窝囊日子。

童年的苦难经历,磨砺了上官仪的意志,使他拥有同龄人难以企及的成熟和智慧。他重拾学业,用心苦读,没几年便可写出漂亮诗文。乡邻们都说,上官仪真是个才子啊!才子在民间,而朝廷不知,是很遗憾的一件事情。上官仪不愿自己的才华被埋没,决定考官。贞观初年,唐太宗李世民执政,普通人要想当官,必须通过科举考试,进士及第者,才有当官的机会。那些考不中进士的人,顶多当个跑腿的差役,没有官职,不入品流。但要考中进士,谈何容易!每年的应试者都有数千人,最后被录取的,却只有寥寥数人,那可真是千里挑一,比如今的公务员考试难得多!当时的读书人,多是年年备考,考了又考,有的人连考十几次仍然不中,耗费了岁月,贻误了青春。所以有五十少进士之说,意思是说考中进士很难很难,以致50岁的进士还称得上年轻,还为少年,难怪有人感叹太宗皇帝真长策,赚得英雄尽白头了。

上官仪一头乌发,远没到白头的年纪,他能考中进士吗?亲戚们都替他捏着一把汗。上官仪却一点也不紧张,他昂着头,挺着胸,踌躇满志,进了考场。没过多久,发榜了,上官仪榜上有名,考了个全国第3名,进士及第!这下子不得了,太宗皇帝御笔亲点,让他当了弘文馆直学士——如今我们所看到的《晋书 ,就是上官仪在这个岗位上参与编修的,此为后话,这里撇过不提。且说唐太宗很快又提拔上官仪当了机要秘书,专管校对皇帝的诗文。上官仪成了最年轻的侍臣。唐太宗特别喜欢这个年轻人,每次宴会群臣,都要让他作陪。

上官仪的好运气来了!此后步步高升,俸禄越领越多,官职越做越大,及至唐高宗李治即位时,他又连升三级,先任秘书少监,再任西台侍郎,最后当上了世人瞩目的宰相!

当上宰相的上官仪,心里美滋滋的,看啥都觉得美丽,看啥都觉得有诗意,于是诗兴大发,经常写诗。他写得最多的,是洛阳城的黎明,是洛河边的美景。你可能会感到疑惑:唐朝的京城是长安,上官仪为何不写长安写洛阳呢?莫非洛阳有他最牵挂的人或物?看官有所不知,上官仪一生中最得意的黄金时光,大部分是在洛阳度过的。他钟情洛阳,实在是因为他与洛阳的缘分深,而这种缘分,又因他生命的句号画在了洛阳而加深了。话说唐高宗是个典型的气管炎妻管严),他惧内惧得要死,皇后武媚娘咳嗽一声,都吓得他半天不敢说话。这武媚娘就是后来的则天女皇。传说她用毒辣手段害死了高宗的前妻王皇后萧淑妃。或许是做贼心虚,她夜夜梦见这俩人化作厉鬼向她索命。为了睡得安稳,她就劝高宗换个办公地点,把朝堂从长安搬到了东都洛阳。上官仪身为当朝宰相,自然也跟着皇帝来到了洛阳。那天,他像往常一样上早朝。时近破晓,皇城外边静悄悄的。城门外的天津桥铁链高锁,要等到天明后才会打开。上官仪骑着马来到桥头的洛堤上,与百官们一起等候放行入宫。

几声鸟叫,划破了黎明前的寂静;几缕秋风,吹散了天边的一片乌云。月光皎洁,洒落点点银辉,洛河水波光粼粼,美丽动人。远处龙门山墨色如黛,令人浮想联翩。上官仪陶醉了。洛阳山水秀美,此般美景,在长安何曾见到过?他觉得有必要抒发一下澎湃于心的感情,于是略一沉吟,吟出一首诗:脉脉广川流,驱马历长洲。鹊飞山月曙,蝉噪野风秋。周围的官员们一听,哎哟,好诗!音韵清亮,宰相出口不凡!有那善于拍马逢迎的,当即找来笔墨纸张,把此诗认真记录。这首诗,就是《入朝洛堤步月》。

上官仪一生写诗无数, 《入朝洛堤步月》是其代表作。有人喜欢这首诗,认为它对仗工整,遣词清丽婉转,值得细细品味。也有人认为它缺乏深意,过于雕琢,属于面目死板的应制诗。上官仪的诗歌,确实大部分都属于应制诗。这倒不能怪他,实在是当时文坛风气使然。初唐诗人受齐梁文风影响,写诗时过于讲究声辞之美。唐太宗是个文学爱好者,对这点更是看得很重。在他的影响下,唐初的宫廷文学多局限于应制咏物的范畴。上官仪身为朝臣,难免受流习影响,所以他的诗作,多数有着奉命应制的呆板面貌。但与他同时代的诗人们相比,上官仪的诗歌还是可圈可点的。他避开了一般人言辞空洞、一味堆砌的毛病,注重细节描写,善于借景抒情。他以高度纯熟的白描技巧,把五言诗的写作方式大大地推进了一步,成为人们模仿取法的一种新的诗体,人称上官体

上官体虽显呆板,但正因为有了一定的程式,使后来学诗的人有了范本可寻,却也承上启下,推动诗歌形式走向了规范。我们在欣赏李白诗歌狂放的同时,不妨品味一下上官体的严谨。

上官仪会写诗,是个诗人。但诗人只是他的第二身份,他的人生目标,是从政。可惜政治不是啥好东西,上官仪最后死在了政治二字上。

上官仪的诗清绝隽永,绮错婉媚,颇见风骨,被当时的士大夫所效仿,以上官体传世。《入朝洛堤步月》是代表作。上官仪又归纳六朝以来诗歌中对仗方法,有六对八对之说,对后世律诗的形成有很大影响。

计有功在《唐诗纪事》载:高宗承贞观之后,天下无事,仪独持国政,尝凌晨入朝,巡洛水堤,步月徐辔,咏诗曰:脉脉广川流,驱马入长洲。鹊飞山月曙,蝉噪野风秋。音韵清亮,群公望之,犹神仙焉。